惹春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桃花小说网www.aceshootinggame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宋厌瑾。”谢虞晚无助地仰起雪颈,控制不住地往少年的怀里缩,“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谢虞晚不明白,明明他和她同处一室,理该也中了催情香,他是怎么这般自若,还有闲心捉弄她一番?

宋厌瑾闻言挑起眉,在她耳边笑吟吟地说:“怎么会呢,小鱼,我只是惯常抱持君子亮节罢了。”

如果谢虞晚理智尚存,定要冷哼着骂他厚颜无耻,他的手都快到摘到她的乳房了,居然还好意思将自己比作君子?

可谢虞晚此时的脑海已被泛滥的欲壑吞得只剩迷蒙,她甚至主动捧着两对明月般的玉乳,将自己的胸雪塞进少年白皙的指里,一边喃喃着求欢。

宋厌瑾正有条不紊地解她罗裙的绦带,猝不及防被酥雪盈了满指,他眉心一跳,沉着声喊她的名字:“谢虞晚。”

谢虞晚浑身骤颤,春潮被他这一声烧得更加烈烈,女孩眼尾洇开难耐的湿红,葱根般的素指攥着宋厌瑾的腕,饱满的高耸一下下蹭着他的手。

宋厌瑾阖了阖眼,扶着她倒入床榻里,慢条斯理地扯开她的上襦,终于开始主动揉捻谢虞晚两团绵绵的酥云。

他的抚弄毫无章法,只懂一味的流连和搓含,将少女凝脂般的雪肤妆上痕痕梅花色,他后来才渐渐掌握抚揉的规律,将乳廓纳入虎口,又慢慢往奶沟含,直到隔岸的雪峰填满乳壑,谢虞晚会爽到眯着眼睛嘤咛。

快感终于在乳房初初涨开,很快就杯水车薪,当宋厌瑾试探性地一捻少女乳尖上的红豆时,这腔空虚汹汹地在湿透的花穴荡开,谢虞晚咬咬唇,哀着声央求,声音媚得可以挤出水来:

“你,你插插我。”

宋厌瑾垂着眼皮,他似乎意味不明地勾唇笑了一声,谢虞晚没有听清,她只记得小穴被修长手指捅入那一刹那的颤栗,恍若火星子在缭绕的炉香里惊出声炸响,身体里的每根血管都被蒸得几近沸腾。

他的动作仍然很生疏,却无师自通得很快,顷刻便在潮湿的花苞里找到那小小的蕊,两指一掐,谢虞晚当即似哭似喜地重重哼吟,云雨似乎都能被动情到软烂。

宋厌瑾绞起眉,往紧致的穴里复又塞入一指,寻着花壁的褶皱或重或轻地挖揉着,初惹情爱的少女自然受不住这般汹涌的春潮,在一声爽到极致的媚喊过后,潋滟满秋波的瞳孔一溃,大股大股的蜜液从甫道里溅出来,把宋厌瑾本就潮湿的手指晕得更加水光漉漉。

谢虞晚无骨般软在宋厌瑾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你吃起来很甜

你吃起来很甜

爱嗑糖
甜文合集
高辣 连载 1万字
寒流之末

寒流之末

菠萝炖浓汤
林寒在英国适应的很好,她本来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交际,工作,生活,每一样都应付自如。只是偶尔也会发呆,拎着购物袋从超市回来的路上也会在拐角口盯着一辆普通的黑色汽车出神,被购物袋勒红的手指总能让自己难受得红了眼眶。
高辣 连载 8万字
吾妻甚美

吾妻甚美

禾几君
昭虞是扬州风月楼养的瘦马,才色双绝。 谁知卖身当天风月楼被抄了个干净,她无处可去,被抄家的江大人收留。 江大人一夜唐突后:我纳你进门。 昭虞摇头,纳则为妾,正头夫人一个不高兴就能把她
高辣 连载 40万字
星星的眼睛

星星的眼睛

樱雪缇
高辣 连载 2万字
解开枷锁

解开枷锁

羽枫
╠曾经如此相爱的两个人,为何到羽枫最新鼎力大作,2019年度必看都市。
高辣 连载 1万字
猫儿,过来!

猫儿,过来!

慈心
张书阳,a大法律高材生兼学生会长,人生像是开了外挂式的,一路顺风顺水,高颜质、高智商以及将来身为律师的高收入,可惜偏偏却是个毒舌王,国际法学辩论大赛从未输过,是个人称鬼见愁。孙问巧,人生最大的运气都用在这场高考上了,好不容易考上a大法律系,以为人生一帆风顺,偏偏遇上了张书阳,还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猫被他给带回家了,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高辣 连载 19万字